您好,欢迎访问奇闻杂事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语录 > 口述实录 >

是喜是悲?与女同事的艳遇

所属栏目:口述实录|更新时间:2019-07-01 15:14|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1)如果你是一位上班族,每天过着朝九晚五按部就班像白开水一样寡淡无味的日子,有一天领导通知你去一个有名的旅游城市出差,你感觉如何?如果和你一起出差的还有一位女同事,你感觉如何?如果这位女同事是一位清新可人的年轻少妇,这样的好事突然降临头上,你感觉如何?

  是的,这样的好事就让我遇上了。

  俩年前,领导安排我带一位女同事一起出差,到西安一个单位参加业务培训。这位女同事大学毕业分来我们单位不久,刚结婚,老公在外地。我们就叫她小A吧。

  顺利到了这个城市,下午去培训单位报了到,在下榻的旅馆安顿下来。晚上十点多,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行走江湖多年,心知这时候电话铃响一般意味有人招揽业务,一把拿起话筒再放下。谁知这电话铃居然就不停的响,我没好气的拿起话筒大吼一声“你他妈的想干啥?”听筒里传过来小A弱弱的声音,“大哥,是我。我睡不着,到处都是黑黑的,我害怕,我想来你的房间聊会天好不好。”

  我略作思索,女孩子初到一个地方,环境陌生,心里害怕也是可以理解的,慨然而生英雄救美之心,一口应允。于是我打开顶灯,半掩房门,静候。片刻,小A蹑手蹑足悄悄走进我的房间。

  明亮的灯光下,小A披散的长发下是一张不施粉黛的素颜,睡衣下面是修长白皙的双腿,我有点尴尬,跳起身关掉灯。她没有看我,也没有说一句话,迅速躺到另一张床上,拉开被子从头到足盖得严严实实。

  沉默片刻,还是我打破了这难堪的静谧,我们海阔天空的神聊了一大圈,气氛刚有些缓和,却没话说了。房间里好像有小A淡淡的体香在四处游荡,拼命钻进我那该死的灵敏鼻孔,我的心跳得咚咚的像万马奔腾。近在咫尺就是那美好的身体,俩张床之间最多只有50厘米的距离,但是,这50厘米就是鸿沟。

  小A突然出声了,“喂,我睡不着,我们来玩对扣吧(一种扑克游戏),谁输了,谁就打自己的嘴巴。”我立刻响应。打开所有的灯,房间里亮如白昼,俩人爬起来披着被子,对坐在床上,开始战斗。

  这小A竟然是玩牌高手,也有可能是我精神不够集中,(半夜三更和一位美女穿着睡衣对坐在床上,举手投足之间春光乍泄,耀人眼目,你能精神集中吗?)每次都是她获胜。因为老是输,也因为老是打自己的嘴巴,或者还有啥不明的原因,总之,我的脸上热腾腾火辣辣。

  兴头很足,深夜一点了,我俩都没睡意。小A又出字谜让我猜,她说:“猜俩个字,道士腰上俩只眼,和尚足下一根巾,请问那俩字?10分钟,猜不出来,一个字给我100元,不许反悔!”猜谜语,哈哈,一向是我的强项。我略一思索已经知道是哪俩个字了,不过,还是紧皱双眉,做出打死也猜不出的样子,答应明早给她200元。小A高兴得在床上又蹦又跳,这旅店里的席梦思基本都是歪货,哪里经得小A这般折腾,只见她一不小心从床上翻将下来,亏得我眼明手快,半空里一把抱住了小A失去平衡的身体,……

  (2)肤若凝脂,香若兰麝,艳若桃花,心若撞鹿……

  把美女抱在怀里,然后轰然倒在床上……

  我们都有些不知所措,我强作镇定,很绅士的放开小A那柔若无骨的身体,说了一声,“天不早了,睡觉吧。”

  夜深了,我和小A在黑暗的房间里躺在各自的床上,互相能听见很近的地方传来的呼吸声,直到凌晨3点,我才慢慢睡去。

  一觉睡到天明,该起床了,小A却没有外衣,总不能穿一身睡衣走出房间穿过长长的走廊。我好像做贼一般去小A的房间给她拿来衣服,她收拾一番,我们一起去餐厅。

  一夜无事,可觉得小A和我之间的距离突然变得很近。小A神情自然的挽着我的手并肩走进餐厅,让我坐下别动,神情自然的取来俩份早点,在我旁边坐下来。我不敢看小A的眼睛,埋着头只顾消灭盘里的食物,看我吃得狼吞虎咽,小A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喂,大哥,不至于饿成这样吧,别噎着了,拿点风度出来,有人在看你了。”

  一天的学习结束了,回旅馆的路上,小A给我提出了一个建议,就是这个看起来十分聪明的主意,改变了我和小A后来的关系。一段迤逦风情闯入小A和我的生活。我们的人生从此缠绕纠结,直落得遍体鳞伤。

网站首页 - 网站介绍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2020 www.qiwenz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奇闻杂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