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奇闻杂事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语录 > 口述实录 >

我从全职情人到全职太太

所属栏目:口述实录|更新时间:2019-07-01 15:19|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1993年夏天,我和钟林一起迈进那所高校。林阴小道上,他突然捧起我的脸,轻声说:“从此,我们的生活将充满阳光。”9月的武汉依旧热得让人透不过气,而钟林的兴奋更是让我觉得窒息。

  钟林考上大学,而我用伪造 录取通知书的远离了那个充满伤痛的家。当我孤零零地窝在租来的小屋里时,寂寞更深,想起爸爸哽咽的声音,晓芩,照顾好自己,吃穿方面都别省着,好好念书……我泪如泉涌。我以为离开家庭便能斩断所有的纷扰纠葛,但脑子里不停浮现的是爸爸那张无奈的脸。

  12岁那年,继母带着一个小男孩走进我的家门。她是个安静的女人,走路做事轻手轻脚,每天会为我们准备饭盒,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晚上,我们一家四口围着小圆桌吃晚饭,桔黄的灯光下,每个人都嘴角含笑,是一种淡淡的温暖。

  我喜欢继母带来的虎头虎脑的小弟弟,但是是我,毁了他一生……我骑自行车,他坐我身后手舞足蹈---事故就这么发生了,等我回头的时候,一辆疾驰的卡车将他卷入车轮之下。命捡回来了,但他失去了一条腿。继母歇斯底里地大叫,她是故意的,她是故意的!我的头深深埋在胸前,从此,阳光不再。我的成绩在那场意外之后一落千丈,我天天都得面对那对母子,每看一眼,便心如刀绞。我不敢求得任何人的抚慰,除了钟林。只有他会一脸疼惜地看着我说,晓芩,这不是你的错。

  钟林说,你一定要离开你的家,否则你永远不会快乐。我摇头,爸爸不会同意的。于是,高考之后,我们伪造了一张录取通知书,我就这样来了武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除了钟林,我再没有别的亲人了。

  偶尔,我会守候在钟林的教室门口,偷偷往里望,看到他一脸专注的样子,就会觉得温暖。晚上,钟林会到我的小屋来一起吃饭,每次目送他离开,便是我最失落的时刻,钟林安慰我说,等他大学毕业一找到工作,我们就结婚。

  呆在武汉的四年中,我回过两次家,第一次,我到了家门口,听到噼里啪啦的炒菜声,闻到香椿炒鸡蛋的香味,鼻子一酸,我悄悄离开,第二次是钟林放暑假,我们一起回家。爸爸又惊又喜,继母却马上拉着弟弟进了房。我手足无措,满腹的话突然无从出口,看来,我带给他们的阴影并没有消失,那么,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吧。

  坐在返汉的火车上,我沉默不语。钟林揽我入怀,喃喃地说,晓芩,我到底该怎么帮你?我回过头,坚决地说,你给我一个家。他一脸愕然,我还是学生啊!我垂下头,眼泪簌簌而下,低声说,我等不了了。

  那一年,钟林念大三,为了方便上课,他在学校近郊的地方租了一间房,从宿舍搬出来,我们同居了。那段日子很快乐,笑声读书声充斥着我们的小屋。钟林很努力,他说毕业后一定要找个最好的工作,给我稳定无忧的生活。

  1996年的一个晚上,急匆匆的敲门声把我们吵醒,钟林下床开门,一束刺眼的手电筒光直射进来,我呆若木鸡。钟林租房同居的事被校方查到了,学校的处分是,立刻开除学籍。如同五雷轰顶,我整个给炸懵了,钟林只剩一年就要毕业了!我跑去找他们的系主任,哭着说出我们的故事,我说钟林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都是我的错,请他们千万不要让钟林退学……

  学校最终作出了宽大处理,钟林被退学,如果他第二年参加高考考回来,学校会为他保留两年学籍。把钟林送上火车时,我已经欲哭无泪,为什么我总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呢?

  钟林走后,我在这座城市孤立无援。

  我开始找工作,那段日子,正是CALL机风行的时候,我应聘进入一家传呼台,当上了传呼小姐。

  我喜欢机房的干净和空旷,经常主动申请上夜班,因为我害怕回家,一个人呆在冷清的房间里会让人觉得绝望。

  经常有男人在深夜打入电话,偶尔会约值班小姐消夜,我总是干脆地挂上电话。但那一晚,钟林的电话让我心绪不宁,他说他感觉自己像个燃烧的火球,压力大得就快爆炸。我流着泪不停地安慰他,他突然轻声说了句,晓芩,如果我不认识你,那么我现在会是怎样?

  我立刻被灼伤了,平静地说,从现在起,你可以当作从没认识过我。

  那个夜晚,当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对我发出邀请时,我说,好,下班后,你在龟山脚下等我。他有点惊讶,但马上就同意了。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首页 - 网站介绍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2020 www.qiwenz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奇闻杂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