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奇闻杂事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语录 > 情感故事 >

成了小三却害怕他为我离婚

所属栏目:情感故事|更新时间:2019-07-02 11:59|浏览次数:返回首页

  身量匀称,妆容淡雅精致,气质不俗,咋见之下,不会让人猜到她已经是31岁大龄未婚美女,对于讲究保养注重生活品质精于打扮的她,至少在外表上停留在25岁左右并不困难。她的外型像极了《新结婚时代》中的简佳。

  她现在心烦意乱,因为有个男人准备离婚,和她结婚,但这男人并非她想要嫁的人选。

  简佳和刘凯瑞好了6年,出国、房、车,她都体验了拥有,然而,刘能送给他足够大的钻石耳钉,却不能给她一枚小小的戒指。后来她和顾小航在一起了,刘的老婆去世,刘的戒指却没有换回她的爱情。

  婚姻确实能检验爱。

  我们两个在初级道上来回转悠,“我都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我在感情上遇到很大的麻烦了。”娇凡想要把自己的思路理清晰,微微皱着眉头,“我现在真的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事情的发展出乎我预料。”

  原罪在于失恋

  那时候,我刚刚结束一段5年多的感情,男朋友在外企工作,总公司派他到广州,这一去就是要好几年,他希望我和他一起去广州,可是,我这人事业心很重,自己的单位不错,而且也发展顺利,怎么能扔得下?我们都看重自己的事业,谁也说服不了对方,结婚也变成困难的事——因为结婚就意味着两地分居好多年,男友说他不能放弃这次机会,就飞去了广州。

  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抵不上一次事业上的机会?再说,我是在机关,他在外企,相对来讲他该更有弹性,也许,他还是不够爱我!我失望之下,赌气提出分手,说不想耽误他的前程,我想,如果他真的爱我,他会在这个抉择前选择留下的,结果他不置可否地说:我没办法。是不是男人总是把事业放在爱情前面?感情的缠绵挽留不了他在事业上前行的脚步,他真的很残忍,从23岁到28岁,一个女孩子最美丽的时间给了他给了爱情,可是,他还是要走。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相信,他真的走了?走了之后,我不再与他联络,也不接他的电话,我要彻底忘了他。”

  他成了我的情感“伙伴”

  就是这时候,我认识了现在的他,要知道,起初我们并没有别的意思,是工作中的一次宴请认识的,他比我大17岁,有老婆,个子矮,相貌平庸,职位也不高,即使他没老婆,这种类型的男人也不会引起我的注意。我们的交往开始很正常很平淡,有一搭没一搭的,他性情温和个性细腻,也不是那种见了漂亮女人就想入非非的好色之徒,对于好色的男人我会直接很反感。我之所以愿意和他聊天来往,就是觉得这样的交往属于“安全性”的。

  失恋使我受伤很重,我对男人失去了信任,觉得男人太薄情,重事业、轻别离。我和他还讨论过这个问题,我问他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这样的心理,在感情和事业有矛盾时,会毫不犹豫牺牲感情?他说年轻的男人如果放弃了事业,就等于放弃了世界,一个没有事业的男人根本没底气涉足感情,相比女人,男人在向事业冲刺时,是没什么退路的。

  我觉得他的话很客观,也许可以使我对感情的问题有更清楚的认识,在很多方面,男人和女人思路和表达方式是那么的不一样,所以,和他的交往让我感觉对男人有了更贴切的了解和解读,也不那么恨自己的前男友了,至少,认识他,可以从某个角度疗伤。

  “照说,我的条件很好,不仅仅是靓丽外表,还有体面的职业、不错的家庭背景,喜欢我的男士也不在少数。是不是失恋的打击让我对男人有了免疫力?还是我前男友很优秀,相比之下我很难再看上什么人?但是,我孤单孤独,我需要人陪,需要人说说话,渐渐的,我和他来往多了,开始几乎都是我叫他,我心情特别不好时,就拉他陪我吃饭说话,一年后,我们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

  疗伤后成了“情人”

  情人?我特别不接受这个词!照我以前的概念:情人是婚外互有所图的,做情人的那些女孩子或图物质利益或图办事方便或着要当第三者抢别人老公。我图什么呢?我又没想影响他家庭,只想在我孤单时有人陪陪,何况他只是职位不高的小领导,认识到现在,他在工作上或者物质上就帮不了我什么。

  那我为什么和他有身体关系?习惯他了,从开始不讨厌,到慢慢聊天成习惯,倒挺喜欢他,水到渠成,不知不觉,可能,平淡的温情在频繁的来往中,在身体的需要催化下,终于会变质。过了那条底线,这种关系对于我就如先前的聊天一样,只是在不影响其他人的情况之下,自己的一种基本需要的满足:有人聊天,有人陪,有人拥抱。说白了,他于我,就相当于蓝颜知己加性伴侣。我又没想和他结婚,你说,我算第三者吗?我也没图他的钱,算情人吗?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首页 - 网站介绍 - 版权申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9-2020 www.qiwenz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奇闻杂事网 版权所有